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成贵高铁开工 >> 正文

【流年】 迷失的天空(短篇小说)

日期:2022-4-28(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二00三年十月的天空,X市已是雨雪纷飞,狂风肆虐,街上,屋顶上,树枝上,皆覆着一层厚重的雪,有些常青乔木枝干,不堪重负被折断横在了路面上,挡住了车子的去路。老天爷似乎有一种不可遏制的神气,要将她所有的愤怒宣泄在这座落败的城市,于是雨雪便成了她最好的惩罚工具。这个时候,那些道路管理员多半还窝在被窝里,储存一点点温度,外面的世界发生的所有事情好像根本与他们没有半毛钱关系。那些被积雪压断的树枝,别说他们不知道,就是知道了,也懒得去管,因为天是如此之冷!

纬八路的不畅通,有些车师傅干脆绕道而行,这样的天气,谁愿意去搬那笨重的树枝,如果不是有事必须外出,谁又愿意冒雪开车!那些消息灵通点的司机得知这条路阻塞,也就不往这边跑了。这里属于城郊一带,雨雪天无休无止,住在这边的人们今天几乎都没出门,因此整条街愈发显得萧索。这样的城市,仿佛只有这样的景象,才属于冬天贯有的作派。

曹文轩住在北小区一单元,现在他正忙着炖鸡汤,半个多小时鸡汤终于炖好了,他尝了尝咸淡是否适中,油不油腻,确认这些都准确妥当了,他看看表,想到去医院的时间也差不多了,于是他将锅里的汤往保温壶里盛满,然后轻轻带上门,驱车向医院匆遽赶去。这鸡汤是他精心给妻子孙俪炖的,自从结婚后,曹文轩每天都会做好吃的给妻子,然而这次却与以往不同,这是他最最激动和幸福的一天,这壶鸡汤,算是对妻子的一点点身体慰劳,他明白做女人的不易!这样想着,心在噗通噗通狂跳不止,对于他来说,这决定算得上意义非凡的一天,因为他马上就会从丈夫这个职位升值成父亲了,上帝是如此眷顾他,妻子意外的“中奖”,怎不叫他雀跃!

曹文轩的妻子孙俪住在人民医院二楼妇产科,从北小区到人民医院,必须经过纬八路,这是唯一一条通往医院的路。曹文轩加足了油门,他得尽快赶到医院,把鸡汤给妻子尝尝,这样冷的天气,果真妻子喝上他精心炖的热腾腾的鸡汤,一定是温心百倍,寒意全无。他越想越觉得自己是那么称职而又帅气。终于,车子驶到纬八路中途,眼前一幕让他目瞪口呆,他看到那根树枝横亘在路中央,像一只拦路虎拦住了他的去路。此时的曹文轩是又急又鬼火,像是一盆冷水灌顶,这样的事怎么偏偏让自己给赶上了呢!这么大的树枝,凭他一己之力如何搬得动?看看这路上,行人寥寥无几,曹文轩没有了办法,他打了114问了道路管理局电话号,曹文轩将情况告给他们,让他们赶紧过来搬走那根笨重的树枝,可是那边的回答却令他哭笑不得。他们说,那边的情况和自己一个样,路上有很多积雪,堵的慌根本就来不了,建议他还是下车先回家。

曹文轩这样的人,那是最听不得别人以敷衍的话打发自己,于是他向那个人臭骂了一通,然后挂了电话,立马跳下车,试图搬那根树枝,曹文轩也太高估自己了,尽管他使足九牛二虎的力气,那树枝还是一动不动。这下可着急死他了,他望望这边又望望那头,居然没有一人路过。好不容易看到一个,却是个老妇人。他没了法子。想到医院的路,如果步行最少也得四五十分钟,到医院,估计鸡汤早结成冰块了,但现在除了这个办法,他彻底没有别的选择了,于是,他打开车门,拎起鸡汤,跑步赶去医院。

曹文轩也算火速,到医院仅用了四十分钟。在医院走廊,一护士见他如此匆匆,主动和他搭讪:“先生,你是孙俪丈夫吧,恭喜你啊,你当爸爸了!”什么,我妻子不是预计后天才生的嘛!怎么……他简直不敢相信这会是真的,同时,一种从未有过的喜悦与激动顿时涌上他了的心头,也顾不得多说,他跑到了妻子所在病房,推开门,见妻子虚弱地躺着,他伏到妻子床沿,抑制不住高兴的问妻子:“老婆,我们的孩子呢?我听护士说你生了!”然后他下意识的摸了摸妻子的腹部,已经没有当初那样鼓了,他确定妻子确实生了,这一两个小时功夫,想不到妻子就给了自己一个满满当当的惊喜!孙俪看着眼前帅气的丈夫,不即作答:“你呀,就顾着问孩子,十月怀胎,一朝分娩,你这个点才到,又要拿些什么蠢话来应付我你的迟到,你都回家两个小时了!”曹文轩看着妻子,准备把路上的情况如实告给妻子,恰在这时门突然开了,一个抱着宝宝的护士对曹文轩说:“曹先生,这是你家妞妞!”曹文轩接过护士怀里的孩子,他很惊诧,然后慢慢扒开襁褓,只见一个粉嘟嘟的小脸蛋,眯着的一双可爱的小眼睛,还有那绒绒的稀疏的微黄的头发映入眼帘,曹文轩简直太兴奋了,他“啵啵——”地亲吻了孩子那么几下,孩子被他这个充满爱意的、又有些粗鲁的吻吓哭了。

看着妞妞哭得一塌糊涂,小夫妻俩却笑的比世间上任何一对夫妻都要幸福和甜蜜。

这时,曹文轩突然想到了自己煞费苦心给孩子想好的那个名字:月月。

自从孙俪怀孕那天起,曹文轩就想好了孩子的名字,如果是女的,就叫月月,“月月”是由“朋”字拆分开的,意思是孩子不单单是自己的女儿,还是自己最要好的、可以推心置腹、无话不谈的朋友;如果是男孩的话,那就再好不过了,就用“文丰”比较合适,意思是要孩子像自己一样有知识有学问,尽管文丰与文轩这样的名字看似是兄弟,但他实在顾不上那么多,因为好名字就得用在自家孩子身上,想当初这个名字是他翻了不少书籍才得出的最后决定。

曹文轩想得是如此周到,曹文轩此时此刻是如此幸福。但比他还要幸福的人莫过于孙俪的父亲了,孙俪父亲是个教师,前二年退休赋闲在家,他一直渴望闺女早生孩子,自己也就能早些当爷爷。

老人得知闺女今天生孩子的消息,几年的愿望终于得以实现,在电话里声音微微颤抖,很是激动!老人如今六旬有余了,也是时候抱抱孙孙了。挂了电话,老人匆匆从家里往医院赶……

孩子的降生,给孙家人高兴的同时,殊不知悲剧也正在向他们家慢慢临近。

同样是为了孩子的名字,妻子孙俪一直和曹文轩执不同意见,她也为孩子想好了名字。如果是女孩,就叫阿姊,男孩的话,叫阿乙,她起名字很土,没有什么特殊含义,完全是为了叫着顺口。曹文轩一个研究生,怎会受得了妻子这个。当然了,他是坚决不同意妻子给孩子想到如此庸俗的名字,这名字要是真用在妞妞身上,实在是有失自己研究生的身份。就这样,为了起名这点事,夫妻二人展开了激烈的口水战,彼此都不愿妥协。病房内,因为小夫妻俩的争执不休,顿时围观了很多人,几分钟时间,病房门口已经围得水泄不通。

护士长得知他曹文轩夫妻俩为了孩子名字一事而引发激烈争执,也纷纷过来劝解,可是,他们夫妻俩不但没有就此停止唇舌之争,反而动起手来。起初曹文轩让着妻子,但后来妻子实在闹得凶,他也就实在忍无可忍了,想想看,在这么多人面前,如果“输”给妻子,岂不尴尬?于是,有了进一步的激烈争斗。这争斗或许不要紧,要紧的是孙俪一个失手,竟然一巴掌打在了正在劝架的妈妈秋月的脸上。孙俪的失手,恰恰打中了母亲的眼镜,只见秋月双手捂着眼睛,眼角流出了血丝。原来啊,孙俪打碎了妈妈的眼镜,镜片渣子飞进了妈妈的眼睛里,这时在场的所有人都慌了,七手八脚忙将秋月抬上急救床,然后向手术室方向推去……

看着丈母娘进了手术室,曹文轩很焦急,他守在手术室门口,心里默念:丈母娘你要好好的,上帝会保佑你早点出来的!

孙俪的手被镜片划破,医生给他做了伤口包扎处理,不过,她现在对自己刚才的行为开始后悔了。

就在这时,孙俪的父亲也赶到了医院,老人家见闺女所在病房门口人声嘈杂,大家你一言我一语好像在议论着什么,他没有在意,老人在想,这么多人围观在这里,一定是说自家孙女长得如何如何可爱呢,这样想着,心里就更加美滋滋了。老人朝着人群中挤去,因为人实在太多了,老人好不容易才进了病房。老人确实很高兴,刚进门便喊着:“闺女,闺女,我来看看小孙女来喽!”

就是老人的一句关心话,给所有人都提了个醒!——孩子呢?大家都把目光转向刚才放一旁的孩子的地方,什么都没看见,孩子无影无踪了?大家面面相觑,然后又都把目光投向孙俪,孙俪一副魂不附体的样子,与此同时,她把目光迅速的将房间每个角落都扫视了一遍,但她始终不会想到,孩子在这短短几分钟内居然不翼而飞!这也是在场所有人都感到惊愕的,孩子不见了,孩子怎么会不见了呢?!顿时孙俪的眼泪如决堤的洪水涌出了她的眼眶,她向门外飞奔而去,大喊着:妞妞,妞妞你在哪?你不要吓妈妈啊!大伙儿见状也纷纷跟了去。

因为刚刚生完孩子,孙俪的身体还处于极度虚弱状态,哪知一个不慎,竟跌倒在地,瞬间流出一淌鲜红的血来。孙俪当场休克了。

这边孙俪父亲,俨然一个枯树桩般站在那里一动不动,这噩耗,足以让老人痛不欲绝。

医院听说孩子不见了,立马调用各个角落摄像头捕捉孩子踪迹,但却没有发现孩子的身影。孩子,真的不翼而飞了吗?是的,孩子真的不翼而飞了,而且是在大家眼皮底下不翼而飞的!手术室门外的曹文轩知道孩子不见了,如一滩烂泥一样瘫坐于地,但是,他又像是被电击了一下,从地上迅疾弹跳起来!

他飞快的冲进病房,然后又飞快的冲出病房——大概确认孩子的确不见了。

这时曹文轩只有一个念头:找孩子,并且尽快找到孩子!

“大婶,你见到我的孩子了吗?”

“没有啊!”

“大叔,你见到我孩子了吗?红色襁褓的孩子?”

“没见到!”

“大哥,大妈,你见到我的孩子没有?绒绒的头发,粉嘟嘟的小脸蛋,一双眯着的可爱的小眼睛,刚刚出世的孩子……”

“……”

一个年迈的老人看着曹文轩找孩子那焦急万分的模样,不禁叹了一句:“我早就料到这小伙子必定会出事!唉,现在的年轻人啊!要我说你什么好呢!”说完,便扬长而去。

此事过了约莫十四五天,X市成功破获一起盗窃、拐卖婴儿案。然而,这个刚出世的婴儿正是曹文轩夫妇俩的妞妞。

癫痫病该如何诊断
女性癫痫怎么检查最好
中医治疗小儿癫痫能好吗

友情链接:

寿山福海网 | 全国成人高考报名 | 安阳师范学院学报 | 我讨厌双鱼 | 曾小贤火鸟 | 软件行业分析 | 全自动面条机价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