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成贵高铁开工 >> 正文

【流年】途合(短篇小说)

日期:2022-4-29(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现在,在这寂静的夜里,捧着那一信封的信件,呆坐到地毯上,她才终于恍然大悟。是啊,是终于,她在凯西离开一个多星期后的今天,才终于明白了凯西那天朝她大光其火,并最终甩手离去的原因。可是,是真的明白么?不细想罢了,稍往深处细想,还不依旧是漏洞百出?

她想起了那天的情形。那是个下午,一推开门,自己就傻了,因为整个房间如遭洗劫般给翻了个底儿朝天。那个在她印象中,始终绵软、瘦弱,如小猫咪一样的女孩子凯西,因她的到来,迅速停止了翻找,在那一片狼藉之中,向她转过身来。然后,更令她匪夷所思的是,转过身来的凯西竟立马变成了一只突然翻脸的小猫咪,目露凶光,向她举起了爪子,厚厚圆圆的肉垫子向后隐去,弯曲尖锐的利爪晃动起寒光闪闪,蹭,蹭,蹭,小猫咪凯西弓着腰,几步就跨过胡乱甩了一地的衣物、书籍,叫嚣着朝她横蹿过来。我受够了!我告诉你,我早就受够你了!我当初就不该心疼那几个钱,和你住到一起!

愣在门口儿,她任由凯西大喊大叫,一动没动,可那不过是她一时还没反应过来而已。她这个人,平时不主动惹事儿倒罢了,事儿若真来了,她也并不怕!不觉间,她和凯西已一起在这房子里住了大半年了,她比凯西年长整整一旬,始终以姐妹相称,始终甜甜腻腻地笑脸相向,彼此间还有许多张面孔无缘得见。现在,凯西就该有机会领教她的厉害了。

对,她这个人,最不怕的就是吵架!一年前,她办理完离婚手续后不久,一个闺蜜悄悄跑来告诉她说:你知道他怎么跟我讲,他最终能下决心和你离婚的原因?他说,你们结婚两年多了,并不全都是不堪回首的往事。而且,你们后来那些鸡毛蒜皮的吵架其实也都没什么大不了的,是你这个人吵架时的态度,实在让他恐惧。他说,他每当一想起你吵架时那清醒、冷静得像一台运转精良机器的表情,就不寒而栗。他说,他不敢想象,自己如何能和你这样一个女人,吃喝拉撒,日日面对,共度一生。记得她初听闺蜜讲那番话时,还很震惊。天,难道自己真的就是像丈夫描述的那样的人?可评价是否也是一种有效的心理暗示?她在离婚后的日子里,又不断地经历了争吵:卖房子时和房产中介,辞职时和单位的政工科长,甚至于签证的时候用半生不熟的英文和怀疑她有移民倾向的签证官,她都吵过。每一次,甭管开始局势如何不利,她都能以不变应万变,最终力挽狂澜,把事情摆平。现在,她又不动生色地站在那儿了。凯西如何会知道呢?那便是她已历经无数次成功实例验证过的,吵架时的经典表情。哼,她想,这个毫无来由就乱发无名火的小姑娘,你能嚷嚷算什么?那只能说明你心虚,说明你没本事控制好自己的情绪!直视着凯西,她听见自己心平气和的声音慢慢响起:凯西,不会才这么几天,你就忘了吧?难道是我先提出要和你住在一起的?!如果不是因为你提出来这儿和我合租,我现在应该还住在二楼那个单间儿里呢。你不会不清楚吧?那儿对我来说,才更方便。

毫无疑问,她说的是实话。而实话毫无疑问是最有力量的。这有力量的实话,稳稳地,准确命中了凯西的软肋,一下子就把她打击哭了,一屁股瘫坐到地毯上,凯西重新又恢复到那个柔弱瘦小、楚楚可怜的小猫咪形象,开始了呜呜咽咽,委委屈屈地哭鼻子抹泪儿。

姐姐啊。百年修得同船渡,千年修得共枕眠呵。

她还记得,这是凯西第一晚和她睡在那张大床上时对她讲的话。讲这话时的凯西非常可爱,刚洗完了澡,黑黑的,湿漉漉的长发被她自己一把甩到了头顶顶着,蜷缩着窝在被子里,觑着朦胧的睡眼,凯西以小猫咪的慵懒表情,朝向她,甜甜软软地怅然喟叹。

可那晚,她却一直感觉不自在。磨磨蹭蹭地,一趟又一趟去阳台晾晒自己随手洗的内衣、内裤,不肯上床去睡。这是一个三层小楼最顶上的一个房间,也是最大的一间房。她没敢奢望自己能租这一间。来伦敦前,是她一个朋友帮她先租好的房子,租的是二楼那个将近六平米的小单人间,她从小到大,就没住过那么小的房子,只觉得逼仄、压抑,连晚上做梦都梦见处处是墙。凯西刚提出这个主意时,她也觉得不错,两个人合租,费用一均摊,和小房间也差不太多。可真正实施起来,才觉出不便来。本来和许多异国他乡的男女合用卫生间、厨房就够不习惯的了,偏偏这个大房间里只有一张双人床,她们还需要同床共枕。真有些别扭。毕竟,她和凯西,是才认识没多久的啊。

她和凯西的缘分,用凯西自己的话讲,叫途合。凯西还曾很郑重地和她解释过这词语的意思,说是指在路上偶遇后,开始交往,而产生的情谊。记得初听时,她还笑话凯西不知又从哪儿淘弄来这么个词儿,既无趣儿,又没多大意义。不是么?要说起来,人这辈子,除了和自己有血缘关系的亲人,和谁的相遇不是路上偶然遇到呢?每个人从自己的世界里出发时,对自己的走向,其实都是看不大清的吧?又有谁会知道,自己会在哪儿,因为谁,停留下来,或者,改变自己前行的方向、速度?可是,凯西全然不同意她的态度,凯西无限神情地说,不是的啊,姐姐。我们间的途合是有机缘的,有上天眷顾,上天,一定要让我们俩做姐妹。

那么,现在呢?现在的凯西,对她们的这场所谓的途合,又将如何看待?如何言说?

她第一次见到凯西,是在来伦敦的国航航班上。那十几个小时,一直朝向太阳飞行,被许多留英学子玄乎为阳光之旅的旅程,最初给她带来的强烈感受就是总犯困,却也总给阳光晃得睡不着。所以,一开始,她几乎都是靠着椅背闭着眼睛迷糊的。而凯西,则成了她最终睁开眼睛的原因。

开始时,她是让凯西给吓了一跳。因为偶一睁眼,发现临座那个弓着腰,缩在椅子里,猫咪一样瘦小的女孩正在朝她绽放甜美的笑容。她于是也赶紧点头笑笑。女孩儿便精神抖擞地坐直了身子,俯首过来,叽叽嘎嘎哑着嗓子就开始了和她低语闲话。女孩儿人坦率,也很热情。没一会儿,她便知道了女孩儿的名字叫凯西,和她一样,家也是北京的,和她一样,都属牛,却比她小了整整十二岁,然而二十一岁的凯西已在英国生活快五年了。知道她此行是去英攻读国际会计师认证资格,是第一次去,凯西便周到细致地给她介绍起了有关英国的天气、习俗、衣食住行等诸多事宜。就这么你一言,我一语,她们俩个快快活活地说了一路,快到目的地时,凯西又把她给吓了一跳。

姐姐,凯西突然从自己的大旅行包里掏出方方正正一个大纸包,一边迅速塞给她,一边诡秘地耳语道,帮我个忙好么?一会儿入境的时候,把这个放到你的那个包儿里。

她满腹狐疑地顺着凯西的目光看过去,原来凯西指的是她放在脚下那个纸袋儿,那原本是她放随身风衣的,机舱里开着冷气,她就把风衣披到了身上,纸袋便空了。难道,这女孩儿是早就发现了她有个可以替别人放东西的空纸袋?她有个空纸袋,便是这个女孩子如此主动,如此热情来和她搭讪的原因?她颇感不爽。

可以的。她也低了声音,笑问女孩儿,不过,你得告诉我,这是什么东西。

是烟啊。女孩子咯咯咯的笑声从嗓子眼儿里挤出来的,水泡儿似的,一串又一串,不断地向外冒出来,显然,压抑这笑声对女孩儿来讲颇为困难,所以她后来连混杂着笑声的回话都跟着一齐音量上扬。姐姐呀,女孩儿费力地不断低头又仰头,把笑声压挤得愈加滑稽,是香烟呀。可不是大烟,或海洛因啊。香烟是合法的,可以带的。不过海关限制下数量就是了。我带多了,所以分你些,要是查出来,你就说你带的,一点儿问题也不会有的啊。

她也笑了笑。可是后来,虽然女孩儿聊天的兴致依旧不减,她却再没了张嘴的心情。下了飞机,她和女孩儿一前一后地走,心里很有些为自己提在手上的纸包忐忑。然而,她最终连解释的机会都没有,因为根本就没人查问。

在机场出口,她看到了来接她的女友,便转身同女孩儿告别。女友见她们两个满面春风地又是拥抱,又是挥手,便问她那个女孩儿是谁。她便告知女友,是她路上偶遇的同乡。然后淡淡地说起了帮这女孩让她帮忙捎带香烟的事儿,问女友怎么看。女友用鼻子浅笑道:现在这些小留学生,厉害着呢,我可不知道她到底是要干嘛,可能她自己吸烟,或者同居男友吸烟,再或者,还可能是偷偷带过来想赚钱吧?英国烟草含重税,价格太贵了,哪是留学生们能消费得起的,听说,有人跑去唐人街,偷偷倒卖黑烟,特别发财的。她便也笑了,对女孩儿的关注也就自此打住。她当时想当然地认为,自己和这个路上偶遇的小猫咪一样瘦弱的女孩儿,就会如此这般擦肩而过了。

然而没有。半个月后,她去伦敦的中国城,在泗和行购物时,有人从身后悄悄蒙住了她的眼睛。当她转过身来,便再次面对了那个偶遇的女孩儿。尽管连对方的名字都不记得了,可她却由衷地感到了重逢的激动。

她兴奋地再次和女孩儿紧紧拥抱。在与女孩儿分手后的半个多月里,她那个人托人认识的女友,对她的关照不过是点到为止。是她自己去的学校报到、银行开帐户、社区办身份注册……准备材料时,不少细节她都是通过对女孩儿当时在飞机上对她谆谆教诲的回忆来完成。可真的去了,听力、口语都不行,她越紧张,越麻烦,屡屡碰壁。这让她颇受打击,她已把自己定位成一个不被这个多雨、阴郁的城市接纳的可怜虫了,甚至还曾怨天尤人地琢磨过,自己当初的决定是否正确,是否该考虑打道回府。可是,突然之间,这个和自己一样,来自北京,有着黄皮肤黑眼睛,以及愉快闲谈的旧相识,突然来到了自己面前,被这旧相识如花的笑魇再次明媚朗照,她顿觉自己的身心都一下子飞离开了这半个多月来恼人的沉寂和郁闷。往昔日子里的酸甜苦辣顿时开始活色生香,热辣辣地滚滚袭来。这半个月来,她自己救命稻草一般,总在念想的曾经日子,难道就全是美好么?为什么要回去?回去亲朋们会如何看她?讲她?尽管她来这儿的念头是有离婚之后想逃离旧环境的心理在作祟,并没什么深思熟虑,可毕竟开弓没有回头箭,连眼前这么个弱小女孩儿都能在这儿生存下来,她凭什么就不能?她有什么颜面回头……

于是,当她发现,这女孩儿捡到购物篮子里的全是些成品的食物,便断定她不会烧饭,继而盛情相邀,请她去家里便饭;当一起吃饭时,听说女孩儿租的房子要到期,正在找房,她便告诉女孩儿,她这儿楼上的大房间一周后要空出来,因走得急,一时也找不到合适的人,租金便不可能太高;当女孩子提出她们俩个可以合租那个大房间,大房间房租分摊,小房间又好找房客,房东还有她们都可谓是三全其美,她便和女孩儿一起兴奋,为这个主意而摩拳擦掌……

凭心而论,她和凯西合租的日子其实有许多温暖、甜蜜的记忆。在这个城市里安顿下来,让自己的日子渐渐充实、有序,凯西帮她不少,当然,她觉得,自己对于凯西,也是同样如此的。有时候,天晚了,她在厨房做饭,心神不宁地不断朝门口东张西望,巴望凯西早点儿出现。或者,她起早要去乘火车上课,正轻手轻脚地整理书包,听到身后传来凯西睡意惺忪的呢喃,别忘了带伞啊,姐姐……每每这样的时候,她总能感觉到自己的心软软地,轻飘飘充盈、鼓胀起来,她知道,那是感动,是真心的感动。而凯西呢,凯西难道不珍惜么?

就在临吵架前一天的晚上,她们俩还在幸福地计划着她们这个家将迎来的第一个重大节日。再过几天就是圣诞节了,凯西说,到时候,商场要全都关门,连公共交通都要停掉,到那个时候,每个家庭里,都是自己的家庭成员团聚在一起,因为对家庭来说,圣诞节就应该是安静和温暖。所以,她们也早早开始了准备,打算到时候,在她们这个小家里营造属于她们的安静和温暖。在为此憧憬和准备的时候,她的心里总是涌动起感激,她感激命运能让自己和凯西相遇,在一个彻头彻尾陌生的城市里,能有个人,能彼此惦记、关照、相依为命,这是多大的幸运啊!可现在呢?这幸运成了什么?凯西凭什么在她不在的情况下,乱翻她的东西?乱翻她的东西也罢了,凯西凭什么讲后悔和她住在一起的话?人难道都是这样令人心寒的动物?一件事情不满意了,曾经的,所有的好,全都可以忽略不计?

我的东西找不见了。我全翻了都没找见。

这是后来,她唯一能想起来的,凯西说过的和自己翻脸原因相关的话。除此之外,无非是凯西热气腾腾,她冷风飕飕的吵架而已。当然,她和凯西吵架时的不同,不过都是表面,实质的内容完全一致。可这难道不就是吵架么?吵架不就是挖空心思表白自己的委屈,指责对方的过失么?吵架无非就是在你来我往中,辨清对方的弱点,然后一路发起猛攻,去争占上风么?吵架的充分必要条件是要去伤害对方,谁能把对方伤害得越精准、越有力,谁就距离取胜越近。

毫无疑问,那个下午,发生在这个屋子里的争吵,她是赢家。凯西后来哭得连嘴都闭不上,也说不出话来,以至后来不得不摔摔打打地撤离。

西安能治疗癫痫病的医院
许昌癫痫病治疗技术
昆明癫痫医院哪家好

友情链接:

寿山福海网 | 全国成人高考报名 | 安阳师范学院学报 | 我讨厌双鱼 | 曾小贤火鸟 | 软件行业分析 | 全自动面条机价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