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空气压缩机价格 >> 正文

【江南烟雨★情人结】爱情初期那些事

日期:2022-4-24(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一、

“大雨哗哗下,北京来电话,让我去当兵,我还没长大。”我和梅冰望着天上的彩虹,大声喊叫的时候,我同时在想:天怎么就那么蓝?像纯兰钢笔水一样;花怎么会这么香,像菠萝蜜一样;风怎么那么甜,像棉花糖一样;女孩怎么那么好看,像我一样。(请笑一下)

梅冰也在望天,然后又直勾勾地看着我,使劲瞪眼睛,我以为她也觉得我很帅气,被我迷住了,没想到她一张口却说:“李涛,好像我被灰眯眼睛了,帮帮忙,看能不能吹出来。

“好啊好啊,你知道我最能吹了!”我扒开她的眼睛,鼓足了腮帮子,轻轻地吹,又回家拿来眼药水瓶,弄了些清水帮她清洗,好不容易把她的眼睛“治”好了。

“好了好了,可憋死我了!”冰冰眼睛刚好,就大喘着气,小手还一个劲地在胸口做按摩动作。“怎么了?还没好?”我问。

“眼睛是好了,可我一直憋着气你知道吗?你那满嘴大蒜味熏得我都不想活了!”说完,捂着肚子笑。

她可真真气死我了,我费了半天劲儿,没成想却因为中午吃了蒜瓣没刷牙被她奚落。不行,男子汉小丈夫咱不能吃这个哑巴亏,趁她顾着捂肚皮笑,我攻其不备,哈下腰,扬起手,就把一捧雨水扬到了她的身上,然后撒腿就跑,闪人!冰冰反应过来了,就在后面又哭又喊拼命地追……。

“……当时我完全没想到你这丫头片子有如此优秀的耐力和毅力,从此你一追就是十多年,上小学追,上中学追,一直把我追到人民军队的大专院校,你还不依不饶,还追到我们单位来了,你这不是逼我非你莫娶嘛!哎,你说我究竟到底有什么魅力,让你远离父老乡亲,跨越千山万水,来到这偏僻的小城市,和我一起为国防事业添砖加瓦啊!得了得了,既然你这么心诚,我就做出点牺牲,成全你了吧!”

我和梅冰顺利在小城会师以后,我请她喝咖啡,一边回忆孩时往事一边和她胡诌乱侃。

“贫,贫,你不贫能死不?”梅冰瞪大了疑惑的眼珠子,好一会才在我密集阵般的调侃中反映过劲来并开始猛烈地回击:“不是我说你,李涛,你要把这聪明劲用到学习上多好,这样的话,以前我阿姨你老妈没少和你说,我也为你操了不少心,可你总听不进去,不然的话,你何必比我提前毕业一年,费了那么些纸和电话费,哭着喊着向我表达非我莫娶的不怀好意,何苦呢,到现在,你读的是大专,我是大本,有差距喽,想找白天鹅,也就是做梦想想而已,不过作为好朋友呢,我还奉劝你一句,别在我这儿耽误工夫了!小姐买单!”

“对了,还有,我这次到这儿是挂职锻炼,不是分配此地,地位不同哦”收罢一边往前走,一边像抽筋似的摇晃脑袋,还捂着嘴笑,你说她气人不?

我傻了,傻眼了,懵了,懵灯了。我就纳闷了,一年不见,她怎么气人的本领进步这么快,会不会真有哪个不开眼的小白脸趁我不在,插一杠子,给她的嘴皮子“开光”了,这家伙,连我都能对付了。

我急三火四地追了上去,死皮赖脸地抓住她不放:“别别啊,我不就是开玩笑嘛,你走那么快干吗?”

“你忘了小时候你欺负完我就跑了,让我一个劲地追,现在也让你体验体验!”

“啊,你看你看,咱俩还没确定关系呢,你这就报复上了,这要是以后……”

“你还贫嘴?”冰冰猛然一转身,瞪着我。

“不不了,我再不敢了,我错了,请大小姐念我年少无知,饶我这次,我保证以后心如明镜台,别人都不爱,就一心一意和你好了。”

“真的?”“真的,我李涛向天发誓,我要是变心了,出门就让门挤了,车撞了,大头鞋把嘴踢歪了……!”

“胡说八道什么呢!”冰冰心疼我,不愿让我发这个毒誓,连忙捂住我的嘴。我在不经意间用嘴“碰了碰”她那温柔的小手以后,故作挣脱般地说:“别捂我啊,我的表态还没完呢。”冰冰再也憋不住了,哈哈大笑。笑完,把手放到鼻尖,闻闻,“李涛,你的嘴怎么还有大蒜味啊?!”

我我我,我倒!

二、

梅冰是我们单位第一个女大学生,所以一来就受到广大单身军官的“热烈欢迎”,但又听说梅冰是挂职锻炼干部,就都死心了。不过,也有个别矢志不渝的,天天围着梅冰转。吴强就是其中之一。我一看势头不好,赶紧请示梅冰公开我俩的关系,可她却说:刚来部队那样影响不好,再等等。我能等,吴强等不及了,开始了他的围追堵截计划:梅冰上班,他找机会就去办公室闲聊;吃食堂也往一个桌凑;直到有一天他居然给梅冰送了条项链.……。

冰冰知道再也瞒不下去了,就把我俩的关系告诉吴强了。据冰冰后来的回忆我总结了下吴强当时的表现:他就像电视剧里表演的那样,整个人伫在了那里不动,面部表情因紧张而抽搐了几下,脸红红的、张了几次嘴,也没发出一句声音,好不容易用了蚊子唱歌那么大的声音咕哝了句:“那我走了”,人却不挪步,眼睛直勾勾地盯着放在桌子上的项链。

当然,当然,吴强的举动很正常,很正常,处对象送处对象的礼物,梅冰都把人家一票否决了,吴强当然要把这么贵重的礼物拿回去。好在梅冰在我从小培养下冰雪聪明,当然不会让人家难堪,立马把项链给人家递了回去,嘴里还说着:“十分感谢,不好意思。”云云。

所谓好事传千里,不到半个小时,我俩的事情已经做到了口传心记,妇孺皆知,有好朋友及好事者前来印证,搞得我差点作为新闻发言人召开记者招待会;也有不怀好意者带着糖醋葡萄的口气问“采取什么办法搞定的?”,更有甚者,居然大讲特讲“鲜花和牛粪”之典故。

我不管那么多,反正梅冰需要我这种纯天然无毒害的宝贵养分,这就足够了,别人爱怎么说怎么说,“有法想去,没法一边稍息去!我还就这态度,怎么了?不服就比划比划!”

其实我也就是这么一念头,根本没想和谁比划,就我那一米七的个儿,不到120斤的体重,我倒是想和人比划,可也得有那个本事啊。再说我可是老实人,大家都这么夸我来着,除了嘴“贫”一点以外。不过我可以给大家透露个消息,我这是被改造锻炼好了,不打架不骂人了,可我上学的时候脾气可不好了,曾因为对两个小痞子欺负一老头看不过眼,见义勇为来着,结果“勇为”过当,拿砖头把人脑袋打坏了,还被派出所弄进去“配合”调查过。嘘,你们看完了知道就得了,好汉不提当年猛,一段过去的插曲,一般人我不告诉他。我这人做事一向很低调,就没必要给我申请“见义勇为大奖了”,公安局不认,再说,宣传个人也不好,是不是?

“爱情如火如荼处,最是风平浪静时。”恩恩,怎么样,我的诗,嘿嘿,写得不好,也不会,就表达下那时的心理。其实也不是什么风平浪静,只是我把精力都集中在搞对象了,别的都没在乎,什么白眼红眼,不在话下;什么看书学习,似乎全部停止,好像那几天国内外也没闹什么大事,倒省得我操心了。我好像有点被爱情烧昏了头,天天唱:给我一个火热的吻,吻我一脑袋大包。

我唱着歌回宿舍的时候,张三找我打牌,还说李四和王二麻子都等了半天了,我想想这几天处朋友也很辛苦,也该给自己放松一下了。就说“那好那好,我老人家就抽出宝贵时间陪你们玩玩。”

过会儿,李四说王二麻子有事临时出去了,他看吴强也在,就把他叫过来了。我说,爱谁谁,反正谁和我一伙都是赢!张三说我是:出操时的喇叭,往死了吹。靠,还挺形象,那喇叭还真是你不起床它都不停。

牌局起初如此地顺利,以至于我拼了命地唱“刀向鬼子们的头上砍去”可后来就有点不对劲了,打牌都能记住人家手里剩几张牌,剩什么东东的张三连出了三次“臭章儿”,我一看胜利果实马上就有功亏一篑了,有点着急,就问张山“是不是有什么心事想不开”,没想到说“曹操”蹦出个“唐僧”,本来不识一伙的吴强来劲了:你也不看看你打得臭牌,还好意思说人家?

“我说他怎么了,我们一伙的,关你什么事?”

“你欺负人就不行?”

“我怎么欺负人了,我就这么一说,你乍什么翅儿啊”

“那就不行,告诉你看你一天得瑟劲我就难受,早就想修理你了,有种的你不服咱就出去遛遛!”

“出去就出去,我还被你吓死了呢!”我气鼓鼓地和走在前面的吴强一起冲出了宿舍,心里还核计“这什么事啊!”

走出了宿舍,被凉风一吹,我有点哆嗦:这吴强人高马大,我能打过他吗?还有,人家摆明了是找碴打架,我装什么英雄啊?更可恨的是,就这点破事,李四张三劝劝拉拉架就过去了,何苦看我俩干呢!他们怎么一句话都不说啊?

想到这里,我突然明白了:完了,我中了套了,他们几个都是老乡啊,而且看吴强膀大腰圆,收拾我像老猫玩鼠,当然不会拉架了,就等着听吴强胜利的好消息呢!

我心里不由得一紧,背后发凉,人心叵测啊!亲爱的冰冰为了你我就要洒血情场了,你都不知道呢,这回见义勇为都算不上了,最多是为争风吃醋大打出手……。

我在后面一边跟着,一边顺手操起了半块石头放进裤兜里,以防万一。同时我也不放弃一切可以避免战争的思想斗争。我说,“吴强,你还生气啊,咱平时都是朋友,犯不着为这点小事生气打架吧?”说这话的时候,我都肉麻,我脸发烧,我怎么这么贱啊,这要是在战争时期,我肯定是个叛徒!

“什么一点小事?我话都说出去了,咱俩不了结这事没完!”吴强比我更像个汉子,说话气宇轩昂着,这倒也是,我要是像他长得那么威武雄壮,我也牛逼!

说着话,这小子就把我领到操场后的一片小树林,夜深人静啊,这小子看来早就踩好点了,还真想把我弄个半身不遂啊!幸亏我也有点准备,我摸摸了兜里的石头,算是给自己壮了壮胆子,可我又发现了我最大一个失误,我居然是穿着拖鞋跟出来的。“光脚的从来就不怕穿鞋的!”事到如今,我只能以豪言壮语安慰自己了。

闲言少叙,就在我胡思乱想的时候,我突然觉得脑前生风,这小子已经不宣而战了。只见他一个左钩拳直奔我的面门,被我一侧身躲闪过去;然后一个右钩拳直奔我的下巴,我也仰头躲过;再后是直拳被我用胳膊挡出;紧接着一套他自创的组合拳加军体拳轮番出手,我没心理准备,他突然出手,我都没法反击,只能步步后退。一个不留神,左肩被他打中,体恤衫被他抓住,我使劲挣脱,只听“刷拉”一声,我好好的“花花公子”就毁于一旦了。

吴强仗着人高臂长攻势一浪高过一浪,我边退边想如何能够近身攻击,就在他再次出拳的一霎那,机会来了!我在他伸出的拳头就要“招呼”到我的牙齿的时候,猛地一闪,他的拳头就落到了我身后的小树干上,趁他疼得分神,我一个飞脚揣到了他的右腿,那小子个高底盘不稳,一下子跌坐在地。我刚想来个猛虎扑食,没想到这小子也够灵活,一个鲤鱼打挺又跳了起来。而且,又发现了我一个不可弥补的弱势:我没穿鞋!这下子他又来劲了,用他的尖嘴皮鞋一个劲地跺我的脚,踢我的腿,就算我使用了“腾挪大法”,也没免了被他连踢带踹的命运,而且光着的脚被石头子硌得生疼。

“漏洞啊漏洞你快出来吧,老天爷啊,您不会看着老实人挨打不管的!”疼痛再次袭击我大腿,却疼得我冷静出几分清醒。就在吴强的“夺命连环脚”快要从我身上落下的时候,我猛地抄起了他的一条腿向右一领,全身飞出用力踢他的另一只腿,吴强当时就做了个高难度的劈叉动作,或许是我用力过猛,“哧拉”一声,小子的裤子可能也被撕开了。

这回我可不能客气了,我飞身上“马”,骑在他身上,问:“你还想不想打了?”(我当时怎么那么大度啊?)这小子还真有种,说:“打不死我就接着打!”这时候他的胳膊架着我的胳膊,要想抽他还真不容易,而且他腿也很有力气,估计再折腾两下,就能把我掀到“马”下。

“吴强,你躺在地上,我这么打你不算本事,我把你拉起来咱们再打,我今天一定把你打得心服口服。”我一面这么说着,一面用左手把他从地上拉起来,就在他身子悬在半空中的时候,我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大打出手,右拳兜头盖眼狠狠地打在了他的面门上,看到他再次被击倒在地,我跳起身来,撒腿就跑……。

我到现在也没搞明白我怎么会用那么卑鄙的手段去对付一个战友,尽管是他先用的计策,尽管在我们的争斗中他做得并不仗义,尽管我用“兵不厌诈、随机应变”、“在强敌面前必须使用一切可以使用的手段”来安慰自己,但我仍然觉得自己的所作所为不可饶恕、不君子。也许人在最危险的时候往往能体现出最残忍最丑陋的一面,这可能就是一种原始的求生本能和欲望所驱使所产生的结果。

快跑到宿舍门口了,我歇了口气,忽听得后面有个女子的声音大喊着:“抓小偷,抓住臭流氓!”我猛一回头,只见100多米处,一前一后两个人影在晃动,我想都没想,抄起路边的拖布把粗细的树棍,掉回头,堵截小偷。可就在小偷,距离我50多米远的时候,斜刺里猛地窜出一个人,一个“抱摔”就把小偷撂倒在地!那身手极为舒展,看都不用看,我知道,那是吴强!

吴强麻利地把小偷压在了身下,看见我冲过来,站起身,潇洒地说了句:“把他给我捆了!”我笑着答应了声:“是!”。小偷趁我们不备,爬起来就想跑,被我一棍子又打倒在地。这以后,吴强才发现由于用力过猛,自己的胳膊脱臼了。这时候,他才感觉到疼,而且疼得大汗淋漓。有赶过来的战友问:“吴强你的眼睛怎么还被打青了?”吴强“啊”了一声,然后指着小偷大喊:“一定是趁我没注意被这个王八蛋来了一下子。”说罢冲过去,照着小偷的屁股就是一脚。这小偷才叫冤呢,一个劲地说,我没有啊,你身手太快,我都来不及还手……我在傍边差点没笑出声来,心想:这吴强应变能力还挺强的。

吴强住院了,他的胳膊不只是脱臼,还有些骨折。不过,吴强成了驻地的红人了,他抓住那小子是出了名的变态,专门偷女人的内衣,公安抓了很久都没抓到,倒让这小子碰上。于是,当地报刊宣传,电视报道,记者采访,部队领导还要给他报请三等功,大火!我和冰冰一起进来的时候,他颇感意外,连忙招呼我们坐下,“来就来吧,还拿什么东西啊,你看我这一屋子都快成了花的海洋,食品天下了。”

“他们是他们的,这是我们的一片贼真挚的心意!务请收下!”吴强点头说“谢谢”。我没敢把和吴强打架的事情和冰冰说,就让它作为我们不成熟的青春见证永远留在我们心里吧。

和李四张三再见面,他俩就像没事人似的,谁都不再提那天那档子事,见面依然互相打着哈哈。不管是有意无意,单位里多了把人当枪使的人就不会太好,对这样的人自己得多留几个心眼。人是有相当复杂思维的动物,既可以在一分钟前为私情大打出手,也可以在一分钟后和流氓奋勇搏斗。世界上说不清楚的事情太多,有理没理谁对孰错、谁好谁坏,很多时候大概也不能凭一而论,今天的好友明天变成仇人,昨天的冤家今天成了情侣。恋爱婚姻也有合有散,趁没散场,别想太多,抓紧时间好好把握。

我握着冰冰的手,走在绿树成荫的道上,地砖上、附近的楼群上绘着成百个古今中外的爱情故事装饰画,冰冰指着一幅画说,那个主人公是她最喜欢的,然后她命令我:背着我走!

我背着冰冰,一直走一直走,沙沙的树叶在我们身后把阳光装点成一地细碎金黄……

癫痫疾病常见的症状
治疗癫痫病的几种药是什么
诊断癫痫要了解哪些方面

友情链接:

寿山福海网 | 全国成人高考报名 | 安阳师范学院学报 | 我讨厌双鱼 | 曾小贤火鸟 | 软件行业分析 | 全自动面条机价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