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狼疮性肾炎病因 >> 正文

【江南】侏儒讽谏,王念先臣(小说)

日期:2022-4-23(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孙叔敖的病情更加重了。似睡非睡中,他感觉自己的身子仿佛慢慢升起,飘在了半空中,在半空中翻过身子,俯视着躺在病榻上自己。他看见瘦骨嶙峋的自己正在拼命大口喘息着,痛苦地与死神作着最后的挣扎。他努力地要喊出声,费了很大的劲,终于深深地喘出一口气,睁开了眼睛,看清楚了周围,随即浑身冒出了一层滚烫的热汗。

孙叔敖自知命不久长,便对一直守候在床边的儿子孙安嘱咐道:

“我的儿呀,我的病已入膏肓,恐怕不久于人世了。我早已写好了一个给大王的奏折,就算是我的遗书吧,希望我死后你替我呈递给大王。儿呀,我死之后,大王念我曾经辛苦辅佐他一场的情份会特别封赏你的。如果封你官爵你可记住千万不要接受,多大的官也不能接受,一定要婉言推辞掉。因为你碌碌无为,是个庸才,没有治理国家的能力,所以你不能走仕途之路,滥竽充数地混在官僚队伍中,早晚是祸。如果楚王见你坚决辞官不做,可能又要赏赐你一块肥美广阔的土地,你也千万不要接受,坚决把它推辞掉呀。孩子,那样的地方你是守不住的。我健在的时候,大王就曾多次要封赏我土地,我都没有接受,你的能力比起我来差得太远了,所以你更不能接受。如果你实在推辞不掉的话,就请求大王把楚越两国之间一个叫寝邱的那个地方赏赐给你。那地方贫瘠荒凉,名字也不好,听着有点丧气,可是你却能长期拥有它,不会被别人垂涎因而夺去。我希望你有自知之明,千万不要让我失望呀!”

孙叔敖是楚国的令尹,就是宰相,一人之下万人之上,辅佐庄王操掌着楚国政治经济军事等各方面大权。此刻,他躺在病榻上,用尽最后一丝力气努力地把话向儿子交代完毕,这才头一歪,眼睛一闭,撒手人寰驾鹤西去了。

孙安随即趴在他的身上放声大哭,家里人忍着眼泪上前劝止,要他赶紧张罗着给父亲治丧。孙安这才擦干泪水,忙着命人通知各处,又取出他父亲密封好的奏章来到王宫里,把它呈递给楚王庄。

楚庄王打开封匣,取出遗章,仔细阅读着。只见上面写道:

“臣孙叔敖出身于一个获罪遭贬的家庭,蒙大王赏识,将我提拔为相国。回想我在相位几年,没有为国家建立什么大功,实在有负您给我的重任。现在我依赖大王您的威灵得以寿终正寝,这也是我的万幸呀!我有一个儿子名叫孙安,没大出息,不是当官的料,实在不堪以重任,所以恳请大王千万不要封他官职,以免误了国家大事。我有一个侄子,名叫薳凭,他是个人才,可以委以重任。晋国一直称霸,虽然在邲之战中被我们楚国打败,但那是偶然的胜利,没有伤到他们的筋骨。他们的国力依然强大,万万不可轻视。我们楚国连年为战争所累,百姓因此苦不堪言,所以臣恳请吾王停止与晋国争夺霸主之位,休战主和,与民休养生息,此乃楚国发展壮大的上上之策。人之将死其言也善,希望吾王能够体谅下臣良苦用心,接受臣的建议为盼!”

楚庄王看完孙叔敖的遗书,不觉眼圈一红,泪水在眼眶里打转,差一点流出,颤抖着声音感叹道:“孙叔敖至死不忘忧国,真是难得的良臣!是我没福,失去了这样的贤臣,是老天爷不开眼,从我身边夺走了他呀!”

随即他下令立刻备好车马,要亲自去祭奠孙叔敖。到了孙叔敖的灵前,他抚摸着棺材大声痛哭,随从的人们也无不跟着唏嘘落泪。

却说这孙叔敖乃是楚国郢都人,姓蔿,名敖,字孙叔。祖上也曾是楚国贵族。

传说他小时候,有一天在外面玩耍,看见一条长着两个脑袋的蛇,便立刻把它打死,挖个坑把它掩埋了。然后他哭着回家向母亲倾诉道:“妈妈,我听说看见两头蛇的人不吉祥,肯定会死。我恐怕就要离开您到另一个世界去了。妈妈,我舍不得离开您呀!”

他母亲问他:“那条蛇现在在哪里?”

他哭着告诉母亲:“我怕别的人看见这条蛇,也会有灾难降临到他们头上。所以我把它杀死又挖个坑深深掩埋了。”

他母亲听他如此一说,立刻笑了,安慰他说:“没事没事,孩子。我听说暗中做好事的人,上天会看见,一定会给他降福,你不会死的。”

孙叔敖这才停止了哭声。

孙叔敖的父亲蔿贾在朝内一次权力争斗中不幸遇害,他和母亲在父亲一位好友的帮助下逃出了郢都,流落到现在河南淮滨,改名孙叔敖。由于他生性好学,天资聪敏,很得当地一个饱学之士的赏识。这个饱学之士收留了孙叔敖作为自己的弟子,把毕生所学全部传授给了他。由于得到高人指点,孙叔敖本事大增,上知天文下知地理,审时度势因势利导,随机应变见机行事,展示出了他的不凡才能,因此为当地民众所推崇。恰值淮河流域突降暴雨,河水陡涨,决堤泛滥,淮河两岸受洪涝灾害困苦,民不聊生。这时,他毛遂自荐,主动向官府请求由他负责治理水害。受命之后,他带头捐出自己全部家资,所以很快筹得了所需款项。随即率人治理淮河,历经三年,终于修建了我国历史上第一座水利工程——期思陂(又名“芍陂”),借淮河古道泄洪,筑陂塘灌溉农田。接着又修建了安丰塘等一系列水利工程,造福于两岸,这些水利工程至今还在发挥着作用。所以他不仅得到了民众的拥戴,也得到了地方官府的重视,并很快让楚庄王知道了。楚庄王又把他召到了朝廷,让他辅佐国家治理。

进了楚国中央集团后,他主张以民为本,偃兵息武,发展经济,倡导文化,采取了开办教育劝民向善,放宽刑罚施政为民,鼓励农商等一系列措施,使得楚国迅速强大起来,逐渐成为春秋诸国中翘楚,开始窥视中原。

他的出色辅佐才能深得楚庄王厚爱,将他一再提拔,直至做到了令尹,也就是宰相位置。

听说孙叔敖担任了楚国令尹,整个楚国都沸腾了。官员上下军队百姓们都鼓掌相庆,纷纷前来祝贺,认为楚王选对了人,给自己找到了一个非常有能力的辅佐人,也给他们找到了一个为国为民谋福利的好宰相。独独有这么一个老人披麻戴孝来到了他家门口,说是来吊唁的。下人们见他如此,不由大怒,要把他捆住问罪。听到禀报,孙叔敖连忙整理好衣冠,象迎接贵宾一样走了出来,制止下人们对这个老人的粗暴行为,随即向这个老人施礼道:

“老人家,我孙叔敖其实没有什么才能,不象他们传说的那样有美德。而楚王不知道我这样低能不贤,偏偏让我做了宰相。现在所有人都来祝贺我,只有您穿着孝服来吊唁,莫不是您有什么指教我的吧?”

这老人见他不但没有怪罪自己,反而还如此谦恭,脸上露出一丝不易察觉到的笑容,从容的说道:

“我是有话要对你说。你听没听见这句话:身份高贵了就开始自负,轻视他人,这种人会让人民远离他;地位高贵了便忘乎所以,擅弄职权,这样的人会使君主厌恶他;俸禄已经很高了可还不知足,还要吃请受贿,贪心敛财,恨不能把天下所有钱财都搜刮到自己家里,这样的人就会和祸患共处,离倒霉也就不远了。”

孙叔敖听老人这么一说,立刻抚了抚袖子,跪倒尘埃,向他一拜再拜,然后站起,将他搀扶到屋里坐下,恭恭敬敬地向他说:“老人家,我孙叔敖由衷地感谢您呀!我愿意听您的教诲,请您继续说!”

老人高兴地端起茶盏,喝了一口,看着他慢慢说道:“记住,地位越高越要为人谦恭;官职越大越要小心谨慎;俸禄越丰厚越要提醒自己,千万别再索取分外之物。希望你严格遵守这三条!因为你是令尹,如果你带头做到了这样,就会带动所有官员们都这样廉洁奉公,勤政为民,这样,我们楚国就会有良好的政风。政风好了,社会风气也就好了。社会风气好了,其他事情就好办的多了。再加上你出色的才能,我相信你一定能把楚国治理得更好!”

孙叔敖立刻拱起双手向老人施礼,坚定的回答道:

“老人家,您放心吧!您的话我一定会牢记在心,一定照做,一定会让您满意的。”

孙叔敖就职令尹后,日理万机,昼夜操劳,克己奉公,廉洁从政,为国为民,兢兢业业,在他的鼎力辅佐下,楚国开始走上了国富兵强之路,短短几年便独霸南方,并开始中原问鼎,与晋国争夺霸主地位了。

这一年,楚国与晋国为了争夺位于两国之间朝晋暮楚摇摆不定的宋国,在一个叫邲的地方两军对垒摆开了决战架势。

这时,郑国因为被楚兵围困已久,等待晋国救兵不至,迫不得已只好向楚国投降了。已率领晋国军队前来援救郑国的中军元帅荀林父听说郑国已投降楚国,便打算撤兵。遭到了副帅先毂的坚决反对,先毂不同意撤兵,讥讽荀林父“听到敌人强大就害怕退却了“,怒斥他”这不是大丈夫所为”。因此不听他的调遣,率领自己所带的军队渡过黄河,接近楚军,准备厮杀。又有魏錡,赵旃等将军也不服荀林父统帅,表面上向荀林父请求去楚营中与楚国讲和,其实到了楚军营中却是向他们下了战书,然后回来。而赵旃更是肆无忌惮的率十几个士兵趁夜来到楚军营门外,坐在那里饮酒作乐,以此羞辱戏弄楚军。

其实,楚庄王见郑国已经投降了自己,本也打算收兵回国。得到消息说晋国派大军前来救援郑国,便听从了孙叔敖的建议,准备与晋国罢战修和,派人前往晋军中军大营面见荀林父告知楚庄王求和之意。荀林父听到楚国使者的述说,也高兴地认为两国修和罢兵最好,实乃两国的福分,准备接受楚国求和。无奈却遭到晋军中好战分子中军副元帅先毂,以及赵同赵括赵旃魏錡等将军阻挠,他们接二连三不断当面地羞辱楚国使者,使得即将到来的和平化作泡影。

此时荀林父听魏錡禀报说楚王不答应讲和,坚决要同晋国决一雌雄,不由连叹可惜可惜。随即又问魏錡:“赵旃将军同你前往,如今何在?”

魏錡说:“我先回来的。没有看到他呀!”

荀林父大吃一惊说:“既然楚国不准讲和,那么赵将军就危险了。”

于是赶紧派出一支军队前往寻找接应。

且说赵旃在楚营门前饮酒作乐,早已惊动楚军,立刻四下围困,抓住了那些跟随赵旃而来的士兵,赵旃却趁机逃跑了。楚庄王闻听此事勃然大怒,亲自率兵追拿赵旃。赵旃见敌兵追的紧,吓得慌忙钻进附近的一片树林中,摘下头盔卸去铠甲挂在树上,只身逃回。楚庄王得到了赵旃的盔甲,正要撤离,看见远处一阵烟尘腾起,不知这只是荀林父派人寻找接应赵旃的人,以为是晋国大军过来厮杀来了,也是吓得面如土色准备逃跑。就在楚庄王惊慌失措时,只见自己一方尘土飞扬,鼓角喧天,车滚马叫,大队人马正向这个方向疾驰而来,为首一员大臣正是令尹孙叔敖。楚庄王见是自己军队,又有孙叔敖到来,心下稍安,惊喜的问道:

“相国怎么知道晋国大军将到,故而前来救驾呢?”

孙叔敖回答说:“我也不知道晋军大举前来厮杀,因为听说大王您亲自率兵追赶捉拿晋将,我怕您轻举冒进,中了敌人诱兵之计,误入晋军之中,中了埋伏,所以赶紧率军前来救驾。我们的三军全部车马马上就全来了。”

这时,哨探禀报说“前来的不是敌人大军,只是少数部队。现在已经回转。”

楚庄王听说,心下稍安,准备下令回营,孙叔敖急忙劝止他说:

“《兵法》上说:‘宁可我逼迫敌人,也不要让敌人逼迫我。’现在我们三军已经到齐,请求大王赶紧下令只顾向前杀过去。如果将晋国中军打败,他们的左右二军也自然一击即溃了。”

楚庄王接受他的建议,立刻下令全面出击,直捣荀林父中军大营。楚庄王为鼓舞士气,亲自擂起战鼓。三军上下见楚王如此,也一起擂起战鼓。顿时鼓声雷动,杀声遍野,山崩海啸一般。晋国军队全没准备,听到鼓声,荀林父正要命人前去打探,楚军早已杀入大营,人人耀武扬威。这一场好杀,只杀得天昏地暗,鬼哭狼嚎。晋军就如梦中初醒一般分不清东西南北,瞬时间被砍的七零八碎,四分五裂,将领不到兵,兵见不到将,个个抱头鼠窜到处奔逃。结果晋军大败亏输,中军元帅荀林父幸得有大将韩厥等保护才得以逃身,北渡黄河。逃跑过程中,为了争夺渡船逃命,将士之间又彼此互相厮杀,死伤无数,鲜血把河水都染得通红。这就是有名的邲之战,这一战也显示出了孙叔敖的军事才能。

由于孙叔敖为了楚国强大呕心泣血日夜操劳,终因积劳成疾不幸早逝,年仅38岁。

楚庄王祭拜完孙叔敖回宫后,立刻晋封楚公子婴齐为令尹,接替孙叔敖的相国之位。又晋封薳凭为箴尹,“箴尹”是楚国对国君决策提意见,或规劝楚王使其他改正过失的高官,同令尹一样是楚王的智囊团成员之一,可见楚庄王对孙叔敖遗书的重视。楚庄王又晋封孙安为工正,负责营造、建设、以及君王车马服饰等,相当于今天的工业部,也是中央级别的。孙安固守父亲孙叔敖的遗命,坚决辞官不做,回到了家乡,一心务农,过着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耕作生活。

楚庄王爱看戏,喜欢听笑话。有一个他特别宠爱的戏子,姓孟。是个侏儒,身材矮小,善于模仿,以滑稽调笑见长。古时候把戏子称作“优人”或“优伶”,所以他又被叫作“优孟”。有一天他出外郊游,看见孙安背着柴禾正往家走,便立刻迎了上去,吃惊地问他道:

外伤性癫痫发作急救措施
哪些因素导致诱发癫痫
治癫痫病哪些医院更好

友情链接:

寿山福海网 | 全国成人高考报名 | 安阳师范学院学报 | 我讨厌双鱼 | 曾小贤火鸟 | 软件行业分析 | 全自动面条机价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