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南京日报小记者 >> 正文

【荒原】艳之殇(小说)

日期:2022-4-21(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一)

李艳一走进更衣室就看见好友王英站在衣柜前瞪着两只圆圆的杏核儿眼正看着自己,目光就像X光似的仿佛在窥视着李艳的身体,嘴角上弯,似笑非笑的还带着点坏意。李艳真受不了这目光的扫描,她心里明白王英这是干什么,她一边换衣服一边没好气儿的说:“你老看我干嘛?还不快点进车间,都到点儿了!”王英一边锁柜子一边又冲着李艳做个鬼脸:“知道了,你也快点啊!我是看你怀上没有呢!哈哈!”说着就快步走了出去,把李艳一个人扔在了更衣室里,那银铃般的笑声也随着飘向远处。

李艳一听这话心里就拧成一个疙瘩似的很不是滋味儿,厂子里和她前后脚结婚的小姐妹们都有了孩子,只有她的肚子还没有动静。车间里岁数大的女师傅们还老关心地问长问短,这不,就连小姐妹王英现在也开始关注她了。

结婚半年多了还没怀孕,看到有同伴儿比自己早不了多少日子结婚的,现在孩子都抱上了,她有点眼儿热。她私下问过自己的大姐,什么时候怀孕把握最大?大姐告诉她要算准日子再努力,一般都是错不了的。李艳照着姐姐交给她的方法计算着日子,并坚持和丈夫按照科学方法实施行动。本来心里觉得很有把握,谁知道又是两个月过去了,肚子还是没动静,她这心里可就嘀咕开了,到底是怎么回事呢?李艳问着自己。她曾在单位妇检的时候问过大夫,也去医院做过详细检查,医生都说她很正常,并建议让她丈夫也到医院去看看是不是有问题。现在一听王英又提这事儿可不是给她添堵吗!不过她也没生气,心说是得让丈夫小伟去医院看看了,到底怎么回事只有看了才能知道。

李艳躲闪着同事的目光进了车间,不知为什么,她现在特怕别人问她这件事。老觉得没孩子低人一等,在别人面前抬不起头来。

结婚后厂子里给她做了生孩子的计划,现在老怀不上就有点尴尬了,80年代生孩子是要申请名额的,自己要是老占着茅坑不拉屎,那就有可能被别的同事把名额抢走。李艳越想越烦,看着大家热热闹闹地说笑着,李艳也没过去,接了班就坐在自己的工作台上琢磨,明天休息一定要带小伟去医院一趟,务必查出到底是怎么回事?

下班回家的路上,李艳告诉小伟:“明天早点起啊,你去北大男科挂个号看看,做个检查。”

小伟一听就炸了:“干嘛?我才不去呢!你着什么急啊?咱们这么年轻,还怕怀不上孩子啊?”停顿了一下小伟又说:“再说好多人就是刚结婚的时候没孩子,过几年就有了,我听说有三、六、九年的说头儿呢。”

“放屁!谁跟你说的?就是有三、六、九的说头儿你也得去检查!有问题赶紧治疗!三年还凑合,要真过九年再有孩子那我就多大了?!你明天必须去!不去就离婚算了!谁和你整天着这个急啊!”

李艳看小伟不同意去医院,她也急了,骂了小伟一顿,又拿离婚来威胁。小伟只好不再说话,他不想去倒不是认为自己有什么毛病,他是觉得去医院看这个病有点寒碜,抹不开面子。

第二天一早李艳逼着小伟早早起来,她也跟着一起去了医院。检查的结果让李艳很沮丧,检验报告单上写着的“精液中无精子”几个字让李艳差点没昏过去。怎么办?这事儿简直就成了李艳的一块心病,回家的路上李艳一句话也没和小伟说,她就是憋得慌,老琢磨自己怎么那么倒霉,满以为找了个天下最好的男人,谁知道还有这最致命的的缺陷,真是说不出道不出的窝囊啊。

小伟看了报告单当时也懵了,他完全没想到问题会出在自己身上。但他毕竟是男人,难受了一会就想开了:大不了这辈子不要孩子,实在不行还可以去做试管婴儿,听说现在北医三院已经开始研究这个项目了。虽然费用很高,但我们两口子没负担,省吃俭用的一定能解决这个问题。所以小伟根本就没把这事太放在心上,他是那种什么事都不往深里想的人。他想看看李艳对这事的态度,再把自己的想法告诉她。

小伟人很不错,老实本分还能干,在单位从来就没和哪个女的多说过一句话,领导和同事们都很喜欢他。正是因为这一点,李艳才看上他了。

小伟是父母抱养的孩子,养父母都去世后给他留下了一大所房子和一笔存款。李艳就是觉得跟了小伟进门就当家,没有公婆和兄弟姐妹的日子会很好过,当时是她追的小伟,现在出了这种事情,李艳可真不知道怎么办才好了。回家后闷闷不乐的闹情绪,小伟看她这样儿,吓得连大气儿也不敢出,心说先让媳妇缓缓劲儿再说试管婴儿的事吧。

这礼拜上班后,因为李艳心里有事,心不在焉的老胡思乱想,几次差点出事故。和她搭班的一个小工友大川看出李艳肯定是有问题了,因为李艳以前从来没有过这种情况。

“李姐,你心里有什么事吧?是不是小伟欺负你了?”大川问李艳。

李艳摇摇头,叹了口气也不说话,还是坐在工作台那里想心思。

一连几天李艳的情绪都不好,大家全看出来了,还猜测着是不是两口子闹了别扭呢。小姐妹王英就是那个爱管闲事的料儿,她下班的时候把李艳堵在更衣室里问她:“你怎么了?这几天显得憔悴,是不是累着了?怀上了吧?”

一听这话李艳就急了,“去去,一边去!什么呀就怀上了?还会说点别的吗?”

因为俩人平常关系不错,王英也不计较李艳的态度,反而给自己找了个台阶下:“我问你们家小伟去,不信他也不说,还瞒着我!”

李艳没理她,自顾自的换好衣服骑上自行车回娘家了,她要和娘家商量一下这事到底该怎么办?

(二)

北京的春天就是风大。天气预报说今天四五级间六级,可是李艳骑上自行车的感觉就像这风根本就六级似的,迎风骑不动。一直到拐过弯儿往东走的时候,李艳才觉得这自行车轻巧些了。她远远看见大姐端着簸箕站在家门口,倒完垃圾返身要回去,李艳赶紧喊了一声:“姐!等会儿我!”她大姐答应着站住了,李艳紧蹬两步也到了跟前,姐儿俩相跟着走进家门。

“你怎么今天回来了?是不是有什么事儿啊?”大姐一看李艳的脸色,就知道妹妹一定是有事。

“嗯,一会儿再和你说,我二姐在家呢吗?”李艳问道。

“我在呀,你怎么来了?瞧这风,快点进来吧!”李艳的二姐隔着玻璃看见李艳和大姐一起走进院子,又在屋里听见他们说话了,赶紧把门打开让这姐儿俩进屋。

李艳的娘家有两个姐姐,父母都已经过世了,李艳有事都是和这俩姐姐商量,让姐姐们帮着拿主意。这回可是大事,姐姐们听李艳说了小伟不能生育之后,都说除了离婚没有别的办法,要是还想过下去那就抱养一个算了。可是李艳不同意,她说:“这几天我睡不着觉反复想过,离婚多寒碜呀,还让人家笑话。小伟除了这个致命的毛病之外,对我好着呢,离婚之后要是再找不着像他这样儿的那可怎么办?还不如凑合呢。”

“你不是嫌他有毛病吗?不想离婚就到孤儿院抱一个孩子,挺简单的事儿呀!”李艳的大姐接过话茬儿。

“我就是怕抱的孩子长大了知道不是亲生的,再和我不亲,那不是就白养了吗?所以才前思后想的老拿不定主意。”李艳接着又说了一句。

“你这也不行那也不行的怎么着哇?要不我给你找个人儿借种儿生一个算了!”李艳的二姐开玩笑似的说了一句。

“说什么呢?!你就不会说点儿好话!什么事儿到你嘴里,说出来就走样儿!你教她点儿好行不行!”李艳的大姐厉声呵斥她二姐。她二姐呵呵一笑不再说话了。

姐儿三个商量来商量去最终也没个结果,按照李艳大姐的意思干脆就离婚!她大姐觉得小伟这人平时蔫了吧唧的,实在没什么可取之处,长的也很一般,看着就像有点缺心眼儿似的不机灵。虽说家里清净,有点钱,可是妹妹跟了他亏大发了。妹妹长得大眼睛双眼皮,皮肤白皙,水灵灵的,不说十分漂亮吧,那也是相当说得过去的相貌了。跟了小伟这傻小子,真真儿的就是一朵鲜花插在了牛粪上。不论是长相还是待人接物,妹妹都比小伟强太多了,当时家里都不同意他们交往,是妹妹自己非得上赶着的乐意。现在出了这事正好是个借口,离婚还不晚,妹妹岁数还不大,再找一个完全来得及。

李艳的大姐想到这里就说:“我的意见是离婚,小伟虽好,但没孩子终究不是事儿,将来老了你们靠谁呀?趁着年轻,离了也好找,你再好好想想。”

大姐看李艳半天没接话茬儿,就又找补一句:“你要是实在舍不得离,我也不反对,将来的日子是你俩人过,其实要是想开了,没孩子也没什么,实在不行咱们就托人抱一个也行。”

李艳知道大姐本来就看不上小伟,当初自己结婚的时候,大姐就不同意,现在就更是别说了。肯定不能听她的,要是真听了大姐的话那就非离不可了,自己的人可就丢大了。李艳很要面子,要不她也不会和小伟结婚,当初就是看中了小伟家经济条件好,能满足自己的虚荣心。在同事朋友中自己的婚礼是最体面的,房子也是最多的,小两口有一个独立的小院,就连电视机这种高档家电自己也有了一台黑白的。在那个物质贫瘠的年代,都把大家都羡慕得不行呢。李艳可不愿意好日子没过几天就放弃,还成为街坊四邻同事朋友茶余饭后闲聊的话把儿。

李艳听了大姐的话没吱声儿,她隔着窗户看看外面天已经黑了,就说:“行了,我先回去好好想想,白和你们商量了,你俩人说了半天都没个好主意,全是废话!”

“你瞧这丫头说的,我白替你操心了!谁让你非得跟小伟那个傻小子的!真是活该倒霉!”李艳的大姐不依不饶的说着,还不忘替李艳把要拿的东西装好:“你不在这吃饭啊?”“不吃了,没胃口!天都黑了,我先走了,要不一会风更大了了!”李艳说着,就推着自行车往外走。

李艳二姐在送她出门的时候小声说:“回家别提这事儿啊,先好好想想吧,你要是实在不想离婚那就想辙自己生一个。”底下的话还没说完,一阵风把她噎得只好咽了回去。

“看这风刮得越来越大了,你慢点骑啊!”二姐又说。“行,我知道了,你也回去吧。”李艳让二姐回去了,她自己顶着风骑上自行车往家走。

没想到风实在太大,她刚骑到胡同口那里就被风刮得骑不动了。李艳只好下来推着车慢慢往回走,幸亏她家和娘家离着不算远,慢慢走着有半个多小时也走到了。她想干脆就走着回去得了,正好趁着这会儿理理思绪,想想自己到底该怎么处理这个问题?

其实这么大的风她根本就不能好好地想事儿,马路上车来车往的嘈杂让李艳觉得很烦,她想赶紧找个清净的地方待会,可是不回家又没地方去,只好费劲巴拉的推着自行车低着头慢慢的往家走着。

“艳儿!回家呀!你干嘛呢?低着头等着捡银子呐!”

“哎!艳儿!叫你呢!想什么呢?这么叫也听不见!”

李艳净顾着低头想心事了,再加上风太大,她用力的推着自行车走得很慢很费劲儿。根本就没注意到有个熟人在叫她,那个人看李艳没反应,只好走到跟前拦住李艳。

李艳抬头一看,原来是娘家胡同里的街坊老丁,也是她二姐的情夫。当年她二姐没有嫁给这个老丁,可他们还一直保持着情人关系,街坊邻居大多都知道。

李艳这会正心烦呢,看着老丁就不想理,她没好气地说了一句:“拣什么银子!你快回家吧,我二姐在呢。”说完头也不回的就走了,把老丁扔在那里。

“嘿!这丫头,谁得罪她了,跟吃了枪药似的?!”老丁在李艳的背后嘀咕着,李艳装没听见,赶紧走了。

她到家一看小伟把饭都做好了,正等着她回来吃呢。

“你回来啦?这么大风你冷不冷啊?”小伟看见李艳进了门,关切地地问了一句。

李艳没说话,她气儿不顺地把从娘家带回来的东西“砰”的一声用力往桌子上一放,撅着嘴、耷拉着脸,脱下外衣扔在沙发上,一扭身进了卧室就躺在床上。

自从去医院检查回来之后,李艳就情绪不好,小伟知道是自己的毛病,也就不敢惹李艳,处处陪着小心。看着李艳的脸色不好连话也不敢搭,生怕这个漂亮媳妇提出离婚,那可真就不知道今后该如何了。他虽然没把自己不能生育这事看得很严重,就是觉得对不住李艳,心想不行就抱一个孩子吧,实在不成还可以去做试管婴儿呢。他也看出了李艳的烦恼就是不愿意抱养孩子,试管婴儿恐怕就更不能接受了,所以小伟也就一直没把自己的真实想法说出口。他平时对李艳百依百顺,现在就更连大气儿也不敢出了。看着李艳满脸的官司,小伟赶紧关闭正在看着的电视,把倒好的一杯水给李艳放到床头柜上,小心翼翼的走到客厅里坐下,连饭都不敢吃,默默地坐着等着李艳起来。

李艳听着外面半天没有动静,知道是小伟不敢动窝儿,怕惹自己更不高兴。心里不由得又有点心疼这个老实巴交的汉子了,她叹了口气,翻身起来走到厨房里拿了碗筷,走出来对小伟说:“吃饭吧,要不一会就凉了。”小伟一听李艳这话,赶紧盛饭端菜端汤的一顿忙活。

俩人每天饭后都要出去遛个弯儿,今天看着媳妇的脸色不好,小伟也就没敢提这事。倒是李艳主动说了一句:“风太大,今天别出去遛弯了。”

癫痫病用德巴金治疗能好吗
长春治癫痫病最好的医院
癫痫患者手术后应该怎样护理

友情链接:

寿山福海网 | 全国成人高考报名 | 安阳师范学院学报 | 我讨厌双鱼 | 曾小贤火鸟 | 软件行业分析 | 全自动面条机价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