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无锡二手房出售 >> 正文

【流年】一棵树,一堵墙(微型小说)

日期:2022-4-30(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陈家大湾里陈腾和陈根是住在湾里最北头的两家邻居。

陈腾家每天出出进进必经陈根家门前,但两家屋下那块大田却归陈腾所有。

在两家上代,相处融洽。但自几个老人相继去世后,新进门的两家媳妇,却好似前生有怨,今生有仇,硬是水火不容。

陈腾的老婆赵芬长得彪悍,性子急躁。陈根的老婆李香则个头娇小,善用心计。

一天,又因鸡毛蒜皮之事指桑骂槐后,口拙言慢的赵芬落了下风,于是怒气冲冲地去买了一棵桑树栽在她家田里。

李香看到后就火了。因为那棵树正对她家大门。

在农村,有个说法:“树朝门,事不顺。”历来农村最忌树朝门栽。虽说现在人们思想开放不少,但这树对门,影响风水的说法,还是在人们心中根深蒂固。

当即李香就和赵芬交涉。

正憋气的赵芬哪有好言语:“我家的田,我想种什么就种什么,你凭什么資格管我?看着不爽,那你去告我呀,我愿意把牢底坐穿,就看你有没有本事让法院判我什么罪!”

李香听完这些话哪有什么道理反驳?急火攻心就冲到田下去拔那桑树。

赵芬岂可示弱?也赶紧奔到田下护树。

一个拔,一个护。一个扯,一个压。树终于断了。

也不知道是谁先动了手,一个巴掌过去,一个巴掌过来。

等住在远处的乡亲们赶来,发现李香成了落汤鸡,赵芬成了哈巴狗。

在武汉打工的陈根被电召回到家,虽有思想准备接受意外,却还是被李香的尊容吓了一跳。

但见李香,披头散发,眼睛红肿,右脸角还有几道深深的抓痕……心中的娇妻,被凌乱成了弃妇。

陈根心疼地说:“不就是一棵树么,她要栽就让她栽呗。你和她干什么架,你这瘦骨嶙峋的,哪是她虎背熊腰的对手?看看,吃亏了吧。”

李香哭哭啼啼地说:“什么就一棵树,就让栽。那桑树能对门么?桑树桑树,出门见丧。她这不是存心诅咒我家百事不顺吗?”

陈根轻蔑地说:“傻老婆,她又不是神。她的诅咒能成事实么?假如真有神灵,菩萨应该惩罚她居心不正。”

见陈根毫不在意,李香急了。

“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我为了你家都被欺负成这样了,你屁都不敢去放一个,反而在这说风凉话。说,我要你在咱家和她家中间的排水沟上砌一堵墙,堵死她。你到底砌不砌?”

眼看老婆要咆哮成河东狮吼,陈根连忙陪笑:砌,砌。只要老婆高兴,我做牛做马都可以。只是老婆啊,我们砌了墙,要是以后下了大雨水排不及,那可是既会淹她家的屋,也会淹咱家的房。

李香不可置信:“墙在沟上砌,水从沟下流。这不好得很?能有多大的雨让水流不走,我才不相信。是落刀还是枪?你来说。是不是你想偷懒不想砌墙?”

“苍天可见,大地作证。我陈根可不是个懒人。明天就砌墙,说砌就砌。老婆,行了么?”陈根恨不得指天发誓。

李香转怒为喜。

第二天正好是个好天气,微风习习,阳光拂面。

陈根在他家和陈腾家的过水沟上铺上板,然后开始砌墙。

赵芬正好出门路过,见势不妙问陈根:

“你在这儿砌墙,我家咋出门,你这不是要堵死我家吗?”

陈根正待答腔,不防屋内的李香先开言:“我砌我家的墙,关你屁事,你不好出门,去法院告我呀,看法院判我什么罪,我情愿把牢底坐穿。”

赵芬正想张牙舞爪,但见陈根冷冷地盯着自己。

也许好女不想跟男斗,她恨恨地走了。

李香见赵芬偃旗息鼓,一张肿脸乐开了花。

洗完衣服高高兴兴地出来帮忙。他二人有说有笑,好不热闹。

不大一会,赵芬又拿着一棵桑树苗回来,到田里挖坑,种树。“我家住在黄土高坡,日头从坡上走过……”她竟然引吭高歌。

晌午时分,陈根的墙砌到半人高。

村里最年长的陈四爷大病初愈遛跶至此。见到陈根说:“小子,远亲不如近邻。你存心砌这墙堵死陈腾家,这事可不地道哇。既伤风败德,损人不利己,也证明你是个怕娘们的孬种。”

“四爷,您老别只骂我,那你看看那树……”陈根手指田下的树给陈四爷看。

陈四爷说:“我昨天听说你媳妇们的事了。你且歇歇,待我去去陈腾家。”

陈四爷颤颤抖抖绕到田下,晃晃悠悠朝陈腾家走去。

半个小时后,陈四爷又晃晃悠悠走出来。

陈根赶忙上前问话。

陈四爷摇着头,低低嘀咕:“老了,老了。没用了。这年头,你们这些年轻人……咳,咳……”

陈四爷颤颤微抖抖地走了。

墙终于砌好了。

树慢慢地长大了。

赵芬每天出门从田下绕一圈。越绕越憋屈

李香每天开门就看到那桑树,越看越有气。

一棵树,一堵墙,两两不相让。

冬去春来,接连下了几天暴雨的一个早晨。

李香正躺在床上看书,却听到有人在拍大门。

懒洋洋打开门,一抬眼嘴巴成了O形。

门外撑伞而立的人竟然是赵芬。

“快把那道墙拆了。我们两家屋后的水都排不过来了。”

李香将信将疑。“这是真的么?”

“你不信,那你自己去看……”赵芬把伞塞到李香手中。

李香撑伞围着房屋四下查看。黑压压的天把豆大的雨点往地下洒,田间地头水流成河。屋后水沟,水漫金山,那道墙边的水沟水流不走,让屋后的水都汇集成池塘了。

李香大惊失色,再不赶紧排水,这房屋……

急忙忙奔回家,拿电话。

赵芬催:“你怎么还有心思打电话,赶紧排水呀……”

李香说:“我一个人怎么拆墙?我身体又不好,何况还下这么大的雨,我要找陈根……”

赵芬急急说:“谁说要你一个人拆墙,我可以帮忙。你找陈根,远水能救近火么?”

李香赶紧问:“那,那我家墙拆了,你,你那树?”

“我的树天晴了就砍。我若不砍,你再砌墙。行了吗,姑奶奶?”……

陈家大湾里,陈四爷在家一边剥花生,一边看屋外大雨滂沱。

老人家喜滋滋地自言自语:春雨贵如油。老天爷,这雨下得好啊,下得好啊。天晴了,好种花生哩。

村北头,陈根家的一堵墙边,有两个女人冒雨在疯狂地拆墙……

雨,伴着雷声,越下越大……

儿童癫痫治疗要几年
治癫痫什么药最好
辽宁癫痫病专科医院较好

友情链接:

寿山福海网 | 全国成人高考报名 | 安阳师范学院学报 | 我讨厌双鱼 | 曾小贤火鸟 | 软件行业分析 | 全自动面条机价格